Theseus        2012.05.25

 

自两年前希腊债务风波发生以来,欧债危机一波三折此起彼伏,近来呈现向欧元区核心国家蔓延态势。作为债务危机重灾区,欧洲已成为拖累未来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单个不确定因素。本文所讲述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一个对欧元危机的可视化纵览。

It is all connected

箭头标志着债务国和债权国之间的债务不平衡关系。箭头从债务国指向债权国。例如,法国从意大利银行借债506亿欧元,而意大利从法国银行借债4164亿欧元,所以这种不平衡,即法国银行对意大利的债务敞口为3658亿欧元。另外,图中代表国家颜色的圆被赋予不同颜色,越趋近于橙色,表面该国家的危机越严重。

The immediate trouble

欧元危机的导火索来自于希腊。希腊积累了她无以偿还的高额的债务,而希腊混乱的信用风险可能会危机到欧洲所有银行,甚至导致全球银行业的恐慌。一个金融防火墙可能会缓解危机从另外四个摇摇欲坠的国家:爱尔兰、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向其他国家的蔓延。

The risk of contagion

如果没有金融防火墙,那么事态将变得不可预料。欧元作为欧元区的唯一货币使得从危机国到安全国之间的资金转移变得轻而易举。另外,由于每个国家缺少中央银行导致整个欧元区变成了一个“终极感染机器”,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Kenneth Rogoff如是说。

A possible senario

如果没有预防措施,那么可能会出现以下连锁反应:作为对希腊金融的崩溃的反应,投资者对该区域的其他国家的丧失信心,那么可能会导致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的借贷成本增加,从而加重他们的债务危机。

continental contagion

上图展示了意大利可能无法保护其银行如果投资者失去信息。受到意大利债务巨大压力的法国银行,可能会将资金转移到相对安全的国家,比如德国,从而导致对意大利的巨大冲击。

global reverbrations

损失也可能会蔓延到美国银行,因为其对法国和意大利保持了大规模的债务敞口。更重要的是,作为美国最大的出口合作伙伴,欧盟的金融危机可能会导致欧元兑美元汇率的下降,从而导致债务额的缩水。